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地址:上海市南汇区沪南公路2729弄1125号
  • 电话:021-51099317,18616850390,QQ群53150199
  • 传真:021-51099317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白小姐祺袍一1

过期杂志价低怎么赚钱 过刊市场产业链调查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09-08   阅读( )  

  花一支雪糕的钱,买本全新铜版纸的杂志。这是省城一家过期杂志零售店店主向顾客兜售时常说的话。而正是便宜二字,给这类经营过刊生意的小店带来了不低的人气。大红鹰手机版

  这些主打低价牌的过期杂志来自何处?价格怎样形成?近日,记者对省城的过刊市场进行了探访。

  “我 们家已经干了六七年了,生意还不错。”8月10日下午,在泉城广场附近的“老朋友”书刊折扣店,两名女店员正忙着招呼顾客。

  在这个十几平米大小的店面里,满满当当塞着五颜六色的杂志,从《米娜》、《瑞丽》、香港金明世家67244。《妈咪宝贝》到《十月》、《收获》,从美容、旅游地理、军事、健身、母婴亲子到民间故事,各类杂志都在此汇集,让人看上去眼花缭乱。而在省城文化东路、山财附近、燕子山小区等人流量大的地方,也随处可见过刊店。

  一家过刊店的店员林晓随口举了几个例子,定价20元的《瑞丽-时尚先锋》,今年7月版的店里卖12元,6月份的卖10元,再早一些的卖5到8元,这些书外表全新,外套的塑料薄膜袋都没有动过。定价10元的《人民文学》,今年2月份的卖4元,去年的卖2元。 而《故事会》、《上海故事》、《微型小说》等过期“小刊”,甚至可以“按摞来卖”。

  市民小苏是这些低价且外表全新的过期杂志的爱好者,细心的她发现:有的过期期刊虽然崭新,“连个手印都没有”,但标有出版者、印制者、发行者、出版年月等信息的版权页却不翼而飞,从头到尾翻遍全书都找不到。

  “版权页被代理商撕下来寄给杂志社了。”8月13日,在省城过刊批发商集中的中山公园,有四五年从业历史的过刊批发商刘玲(化名)解释了这个问题。

  刘玲说,过期期刊的源头都是退刊——也就是当期没有销售完的杂志,主要的供货方要么是代理商,要么是杂志社。

  刘玲简单还原了一本杂志过期后流向市场的过程:期刊A如果没能在当期卖完,以代销方式发行杂志的代理商有两种选择:一是通过物流公司发还给杂志社,杂志社可存放在仓库,等待日后做合订本等之用,或者统一以处理价卖出;如果杂志社认为这样做价值不大,还要占仓库,他们会允许代理商“就地处理”,由其自行折价售卖给专收过刊的商贩,而这时的价格一般会“高于废纸价”,是原价的几分之一。

  刘玲说,杂志社常会要求,如果代理商有卖不完的杂志,要先把每本杂志的版权页撕下来寄回,因为杂志与版权页是“一对一”的关系,实际销售数目就可得到核实。

  8月11日,记者以买主身份与“第一过刊网”的客服人员进行了交流。这家营业地在郑州的经营商提供的书目表中,有1000多份不同日期、品种的杂志。记者粗略看了一下,书目上标的批发价大多在原价的三折以下,低的甚至不到原价的一折,而建议零售价大多是批发价的“翻番版”。

  例如,定价18元的《米娜》,出版于2009年的批发价为3元,今年1到3月版次的批发价为3.5元,书目表上的建议零售价为8元。原价10元的《中国新闻周刊》,从2010年452期到466期,批发价都是0.8元,而建议零售价为3元。定价10元的《第一财经周刊》,2010年1月18日第3期到7月12日第25期,批发价都为1元,建议零售价为3元。

  过刊商孙云英说,过刊经营也是有风险的行业。她念叨,自己曾经把2吨杂志当废纸卖了,因为实在过期太久了,“没人要了”。

  记者了解到,零售店一般会有选择地“混搭进货”。铜版纸的时尚娱乐类杂志,越是接近当前月份的杂志,批发价就越高,自然零售价也不低,中间的利润空间也大,但一旦卖不出去,损失也大。

  “今年这行不景气。”采访中,孙云英和刘玲都感叹:“大家都上网、都偷菜去了,看杂志的也少了。”刘玲说,有的杂志可以从网上看电子版了,这又拉走了一些读者。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